首页 >健康

英利与天合争夺单体地面电站光伏绝地反2019iyiou

2019-05-14 18:54:13 | 来源: 健康

英利与天合争夺单体地面电站 光伏绝地反击战打响

光伏巨头们集体破产重整让整个行业从跌入谷底,在困难和煎熬中徘徊已久的光伏行业俨然已度过坏的时期。

英利与天合两个光伏巨头争夺单体的地面电站的消息,预示着光伏绝地反击战打响。不过,竞标的背后是云南交易所、云南冶金集团和标的公司集体讳莫如深,作为一次公开的国有企业股权转让,为何各相关方唯恐避之不及?

查阅云南交易所披露的公告, 云南省建水县300MW光伏电站项目 招标疑云重重,不仅对受让方的资格做了极为苛刻的限制;而且标的公司基本资料和信息都及其不完整,投标需要先交保证金才能报名,这或许本来就是一个 局 。

光伏:废墟下的重生

在经历一轮产能过剩洗礼后,光伏行业正出现复苏曙光。

2014年中报或业绩预告显示,仅有*st超日、向日葵、银星能源、天龙光电等公司处于亏损状态,光伏板块已整体告别过去亏损状态,这意味着光伏行业回暖步伐正在加快。

其实,光伏行业得以扭亏主要是电站开发支撑业绩。据悉,在整个光伏产业链中,电站开发环节10%的内部收益率水平相比设备制造业高出不少,市场人士称,组件越便宜,电站越挣钱。同时,电站开发还可以拉动自身电池组件等产品库存消化,因此多家公司 追捧 电站开发。

追捧,实际上是一种投资预期。近日,英利绿色能源(NYSE:YGE)和常州天合光能有限公司(NYSE:TSL)两大光伏巨头争夺 云南省建水县300MW光伏电站项目 ,可以折射出光伏公司对电站开发趋之若鹜。据悉,上述项目是中国单体的地面电站。

2014年7月16日,云南交易所一则股权转让公告在光伏行业掀起不小波澜。根据公告,云南冶金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冶金新能源,系 云南省建水县300MW光伏电站项目 的项目公司)合计90%的股权被三家公司挂牌转让。

这三家公司分别是昆明冶研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冶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云冶集团)、昆明有色冶金设计研究院股份公司,分别持有标的公司51%、40%、9%的股权,而本次分别转让45.9%、36%、8.1%的股权,合计90%。

云冶集团官方站的 组织架构 一栏显示,昆明冶研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和昆明有色冶金设计研究院股份公司均隶属于云冶金集团,也就是说标的公司90%的股权均出自云冶集团。由于标的公司经济类型是 国有控股企业 ,根据相关规定,需走公开挂牌转让的程序。

路条 接近市价的3倍

正常情况下, 路条 一般为0..3元/瓦,而本次招标 路条 成本大约为0.55元/瓦,接近市价的3倍,企业为何仍趋之若鹜?

根据公告,标的公司90%股权的挂牌价为7471.5万(45.9%股权)+5860万(36%股权)+1318.5(8.1%股权)万=14650万。

而这个项目则是要建成300 MW光伏电站项目,如果90%的股权按照挂牌价14650万计算, 路条 成本大约为0.55元/瓦。而目前正常情况下, 路条 一般为0..3元/瓦。也就是说及时按照中标, 路条 成本远远高于市价。

据悉, 路条 是国家发改委办公厅同意开展该工程前期工作的批文。光伏行业的兴盛让 路条 掮客如日中天,他们并不从事光伏电站的投资,而是成立多个公司对接地方政府的各个光伏项目,拿到的项目 路条 转让给专业的光伏电站投资商。

即便如此,天合对此次招标仍然非常积极。 一位市场人士透露。资料显示,天合光能是一家从事晶体硅太阳能组件生产的制造商,2006 年12月在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上市,总部位于江苏常州。

上述市场人士分析表示,企业之所以愿意承受这么高的价格,意味着这个项目后续扩容的可能性非常大,非常诱人。

事实上,英利和天合两个光伏巨头都对这个项目虎视眈眈,均已参与此次招标,不过云冶集团似乎更青睐天合。

值得一提的是,前云冶集团董事长董英籍贯 凑巧 也是江苏常州。2009.01 2014.05任云南冶金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不过,7月29日一则人事任命公告显示董英已经卸任。

8月18日,老虎财经致电前董事长董英询问 300 MW光伏电站项目 招标进展情况,他表示不情愿评论这件事情,他说, 由于工作调动已经离开公司,不清楚项目进展情况。你们找公司好不好,我已经工作调动了。 当要求他提供云冶集团相关项目负责人的联系方式时,他断然拒绝。

随后多次拨打云冶集团新任董事长田永的,均提示号码空号,不过老虎财经通过查询号码归属地,其号码确实存在,归属地为云南昆明。

串标 魅影 ?

其实不仅前董事长董英对该事件不愿评论,云南交易所、标的公司负责人均闪烁其词,不愿沟通该事件,究竟这场交易背后有何故事,梳理线索后发现,种种迹象似乎都指向一个词 串标 。

云南产权交易所公告显示,本次交易对受让方资格要求非常苛刻,不仅要求有效存续五年以上光伏组件制造,而且还必须具备的光伏研发平台,还不允许联合投标。

市场人士分析称,经历过 凌冽寒冬 的光伏行业,能够存续五年的本来就已经凤毛麟角,再加上研发平台这个条件,大概只有英利、天和、赛维等几家符合要求,又不允许联合投标,有实力的央企也被挡在门外。作为股权转让这样一个经济行为,这样的要求显然非常苛刻。

老虎财经致电项目公司(冶金新能源)董事长亢若谷,询问设置如此严格的条件基于什么考虑时,他在明确了老虎财经来意后,以正在开会为由,立刻挂断了。

知情人士分析称,这次设的 标 非常奇怪,转让的是公司的股权,却用很多条条框框把诸多企业挡在门外,这么奇怪的标或是为某些企业量身定制的。

更奇葩的是,300MW光伏电站项目,在云南产权交易所上披露的信息是少之又少,公司基本情况仅仅公示了成立时间、注册地点、所属行业、经营范围等信息。

而对于一个300MW的项目,此次招标只公司的财务状况、资产评估做了简单勾勒。不仅如此,产权交易所甚至还规定,终中标者必须在中标当日当场签订合同,如此巨大的标的,甚至都没有给竞标企业一点思考和评估的时间,这从另外一个侧面也几乎说明了,交易所、项目公司、潜在中标企业此前已经做了充分的沟通,而对于外来者,很难临时参与。

8月18日,老虎财经致电云南产权交易所总经理戴斌,询问上述项目招标进展程度以及信息披露等问题,他表示, 现在不能跟你说,现在还在组织过程当中,根据我们的相关规则,这时候不能对你透露任何信息。根据我们的时间安排,应该会在个工作日之内可能会有结果,当然不排除其中有些需要经济调查,如果经济调查的话可能时间会长一些。

听张波讲O2O61:关于O2O落地的人性内因
云仓服务
2015年东莞B2B/企业服务C轮企业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