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标准缺失测谎仪成双刃剑

2018-10-26 14:16:47

标准缺失 测谎仪成双刃剑

原标题:标准缺失测谎仪成双刃剑

测谎仪在谍战电影中频频出现。

-将进行到底

日前,有媒体报出,合肥市肥东县检察院开始采用测谎仪查办犯罪案件,并已成功侦破了3起自侦职务犯罪案件和10余件非自侦刑事案件,测试准确率达100%。

看到这条消息,众多民众在拍手称快的同时,提出疑问,既然测谎仪如此,为什么不在公检法机关普遍应用?把被告人和测谎仪带到法官面前,审判不就黑白分明了吗?测谎仪是怎样应用的?我国民事案件可否引入“测谎”作为认定事实的辅助手段?

——案件回放——

既有成功案例更有冤假错案

今年7月初,涉嫌职务犯罪的犯罪嫌疑人刘某被举报,随后被检察院侦查。由于该嫌疑人对所有指控均极力否认,而指控的证据也略显单薄,肥东县检察院因此决定对刘某进行心理测试,在随后披露的审问细节中看到了这样的对话过程:

“从0到9中,你选一个数字写下来。”检察官对犯罪嫌疑人刘某说。刘某默默选了“5”。“你选的是‘1’?”“不是。”“你选的是‘2’?”“不是。”……“你选的是‘5’?”这时测谎仪屏幕上显示刘华的呼吸、皮电、脉搏和血压数值均明显高于他听到其他数字时的数值。

当测试人告诉刘某他所选的数字是“5”时,他顿时傻眼了。随后,办案人员开始对其进行正式心理测试。“你说你没有收过吴某的钱是实话吗?”“你真的没有收过吴某的钱吗?”“吴某送给你钱了吗?”……在嫌疑人将上百个问题回答完之后,测试结束。

办案检察官表示,在测试中,刘某心理的每一个细微变化都会被记录下来,特别是对一些敏感问题,测谎仪上刘华的呼吸、皮肤电阻、脉搏、血压数值均明显高于正常数值,由此可推断他在说谎。测试没过多久,在反贪局侦查人员的讯问下,刘某彻底交代了贪污受贿的事实。目前,检察机关正在继续侦办此案。

而北京市海淀区检察院一位检察官向表示,客观地说,测谎仪在司法实践中是把双刃剑,既有成功案例,更有冤假错案。

在媒体广泛报道、影响甚大的1998年杜培武案中,云南省戒毒所民警杜培武的妻子和另一民警同时被杀,警方认定是情杀,杜培武成为的嫌疑人。负责侦破这起杀人案的民警动用了测谎仪,测谎的结论是杜培武否认杀人的供述是谎言。办案民警认定人肯定是杜培武杀的,于是刑讯逼供开始了。“生不如死”的折磨使杜培武“承认”了办案人员所需要的一切,杜被判处死刑(二审改判死缓)。出乎意料的是,因为一起抢劫杀人团伙被破获,证实此案系该团伙所为。这起案件后,我国立法、执法机关相继出台了一系列严禁刑讯逼供、禁止超期拘押的强制性规定。

——原理解析——

说谎时生理指标会变化

在测试中,测谎仪是怎样“火眼金睛”辨别谎言的?“仪器本身并不能直接检测谎言,而是通过监测在特定条件下被测者的心跳、脑波、呼吸、声调等生理数据变化的仪器,分析数据,对比标准,得出其意思表达是否真实的结论。”测谎仪生产商深圳市东方新易科技有限公司经理蔡雷告诉科技,“在回答这一系列问题时,仪器会将那些通过察言观色无法感知的变化一一显示出来。”

蔡雷表示,实践中,确有一些犯罪嫌疑人在测试过程中或测试后不久就交代了罪行。当然,实际的测谎过程远非如此简单明了。一个调查犯罪的测谎器测验可能要花费3到4个小时,而其中用于生理测量的时间仅15分钟左右,其余大部分时间花于审核问题、测前讯问、解释程序以及评判和讨论测量结果等方面。“这需要测试人员要具备很完善的专业素质和综合能力”他说。

“例如,在正式测量前,测谎者要与被测者进行一段漫长的交谈。”蔡雷说,其目的主要有二:一是通过交谈和讯问了解被测者的个性和诚实程度,以便确定正式测量时的讯问问题和讯问方式;二是向被测者介绍测谎器的“一贯正确性”,使其确信测谎器具有准确地分辨真话与谎言的可靠功能,从而对其产生威慑作用,以消除其侥幸心理。

为了让被测者确信测谎器是不可欺骗的,测谎者还要求被测者参与一项示范性的验证。

如要他在一副纸牌中随意地抽选一张,然后混杂于其他若干张纸牌中。当测验者拿着这几张纸牌依次问他“是不是这张”时,他一概回答“不是!”但测谎者总能正确地指出他所抽选的牌是那一张,并告诉他这是根据测谎器对其回答时的生理变化的测量结果(实际上,这些牌通常是事先作了记号的)。

由于精心设计的问题与测谎主题有不同的关系,对被测人形成不同的心理刺激,从而触发不同的生理反应,引起一系列生理参量(如肌电、脉搏、血压、呼吸、心跳、脑电波、声音、瞳孔等)变化,用仪器测量这些参量的变化,记录变化图谱,然后分析图谱,就可以判断被测人对问题的回答是“诚实”还是“撒谎”。

——专家观点——

标准缺失只能作辅助手段

使用测谎仪本身就可以给犯罪嫌疑人造成一定的心理压力,结合政策教育和使用证据等方法,促使犯罪嫌疑人动摇瓦解,交待问题或者说明事实真相。使用时,测谎人员通过反复说明和强调测谎仪的科学性、客观性、公正性和有效性,并利用犯罪嫌疑人对测谎仪的神秘感,使其感到测谎仪是灵敏的,不容欺骗的,担心如果自己说谎,可能被当场识破、揭穿而暴露自己,从而加重了心理压力。

“我作为一名法律实践者并不支持在民事案件中使用到测谎仪。”天津择鑫律师事务所主任王益水律师向科技亮明观点,他表示,在我国,民事审判中若法官使用到测谎仪,一般会如此解释“测谎结果并不是判决的依据,测谎结论只能作为间接证据使用,用以加强法官的内心确信。”对于直接证据间接证据的论断让多数的法律实践者大为信服,但这个间接证据——“测谎仪”本身是否值得信赖?恐怕还有待考证。

王益水表示,我国的现行立法并未对“测谎”形成的证据予以明确,且测谎仪的制造标准、测试人员资格也缺乏统一标准。目前,测谎技术的使用公认有三大前提:被测人必须自愿接受测试,专业人员专业性、司法公正性高;鉴定结果只作为审查其他证据的辅助性手段,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这三大前提在我国目前的法律实践上还是有一定的困难。“王益水说,首先,作为民事案件的原被告双方,若只是一方自愿接受了测试,此方的检测结果是否可以推断另一方的呢?我想这是不可行的。其次,关于测试人员的资格,我国尚未有专门的机构予以考核并颁发相关资质证书,对此涉案当事人的测谎结果又进一步给予了否定。

也正因此,检早在1999年作出过《关于CPS多道心理测试鉴定结论能否作为诉讼证据使用问题的批复》明确要求,测谎鉴定结论“与刑事诉讼法规定的鉴定结论不同,不属于刑事诉讼法规定的证据种类。人民检察院办理案件,可以使用CPS多道心理测试鉴定结论帮助审查、判断证据,但不能将CPS多道心理测试鉴定结论作为证据使用。”

“这个批复对测谎结论的定位是准确的,它不能作为定案、审判的证据,只为侦查工作提供思路。”王益水表示,关于测谎结果作为“间接证据”和“辅助性手段”的判断,若法官的内心确认与测谎结果不同,又如何取舍呢?“我想只会让法官更加彷徨不知吧”他说。

-知识链接

个尝试利用科学仪器“测谎”的人,叫西萨重隆布索。1895年,他研制出一种“水力脉搏记录仪”,通过记录脉搏和血压的变化判断嫌疑人是否与此案有关,而且成功侦破了几起案件。

1945年,约翰里德设计出能检测血压、脉搏、呼吸和皮肤电阻变化以及肌肉活动的多参量心理测试仪,成为现代多参量心理测试仪的基础。

原标题:标准缺失测谎仪成双刃剑

原文链接:

稿源:人民

作者:

手扶拖拉机
登车桥厂家
梨树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