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解讀危機下鞋都晉江的戰略創新_鞋業資訊_行業新聞

2019-03-06 16:47:42
解讀危機下鞋都晉江的戰略創新_鞋業資訊_行業新聞 解讀危機下鞋都晉江的戰略創新_鞋業資訊_行業新聞
1998年晉江市提出“品牌立市”戰略,2003年推出品牌培育獎勵政策,至今已累計兌現獎勵1億多元
解讀危機下鞋都晉江的戰略創新_鞋業資訊_行業新聞
1998年,恒安國際在香港上市,首開大陸民營企業登陸香港聯交所先例。目前,晉江已有上市公司19家,60家企業正在籌備上市當中.

12月21日訊,12月17日,《中國青年報》刊發長篇通訊《金融危機驗出“晉江模式”成色》,報道了晉江政企一心應對金融危機,在全球金融危機仍未結束的情況下實現經濟回暖的作為和成效。本報今日特全文轉載該篇文章。

11月24日,福建省晉江市人事局副局長洪榮塔帶領一路人馬匆匆趕往湖北、河南。那里是中國的腹地,傳統的勞動力輸出大省。洪榮塔此行的任務是提前“踩點”,為晉江企業明年的用工需求做準備。

晉江市人事局另外一路人馬到的是廣西和云南。“企業明年用工需求明顯加大,需要未雨綢繆。”洪榮塔說。統計顯示,明年晉江總體用工缺口近3萬人。

企業用工需求是一地經濟活躍程度的重要風向標。來自晉江市勞動和社會保障局的統計顯示,在2008年年底見底之后,晉江企業用工需求一直穩步回升,用工缺口也在加大。“這表明,晉江經濟率先回升。‘晉江模式’表現出了對國際金融危機超強的抗壓能力。”“晉江模式”的跟蹤研究者、廈門大學管理學院教授趙蓓說。

日前,中國青年報記者專程赴晉江,遍訪企業,探尋晉江的經濟復蘇和結構轉型之路。

企業自救

陳埭鎮洋埭村的道路,在一家挨一家的鞋廠里蜿蜒。記者走進一家名叫“加來盟”的制鞋公司,公司就在一戶村民的院子里。

三面都是五層樓高的廠房,站在院子里,能聽到樓上轟鳴的機器聲。一樓停著幾輛貨車,工人正往車上裝貨。“這是我們自己家的宅基地。”36歲的加來盟鞋塑有限公司總經理林耿煜說,“我們的鞋主要出口東南亞、南非。”

“今年訂單沒有減少,還略有增長,不過,做得比往年辛苦。”談起國際金融危機的影響,林耿煜說。加來盟去年產鞋500萬雙,今年大約為520萬至530萬雙。

林耿煜告訴記者,今年春節后,傳統的歐盟市場訂單驟然下滑20%,公司轉而開拓東南亞和南非市場,不僅彌補了下滑部分,還略有增長。擁有1500名工人的加來盟,今年春節以來一直正常開工。不過,由于訂單更分散,單筆訂單較小,利潤跟往年比,薄了許多。金融危機讓境外采購商變得格外謹慎。

“利潤薄一點沒關系,能拿到訂單,保證企業正常運作,就已經很好了。”林耿煜說。2008年,外部需求大幅萎縮、人民幣升值、原材料和勞動力價格上漲,多種因素疊加,讓很多以出口加工為主的中小企業面臨從未有過的壓力。

來自深圳的外貿商馬潤峰說,去年以來,他在東莞、浙江等地的客戶,訂單普遍下滑20%以上,一些企業因資金鏈斷裂而關閉,東莞不少老板因此“跑路”。在他看來,加來盟的情況“算是相當不錯的”,因為鞋子質量有保證,能保住相當一部分訂單,進而能夠增加開發、設計費用。多一些款式,提高質量和功能,能讓采購商有更多的選擇。加來盟今年銷售額預計為1.5億元,設計、開發費用接近400萬元,這部分投入比往年增加了50%。

“如果危機再持續三五年,我們會更辛苦。不過,鞋子是生活必需品,需求無論怎么下滑都會有個底。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不至于出現太糟的情況。”林耿煜說。

位于泉州灣畔的陳埭鎮,面積僅38.4平方公里,卻密布著3000多家企業,其中85%以上為制鞋和相關配套企業。這里幾乎每家每戶都從事著與生產運動鞋有關的生意。對于加來盟這樣以代工、外銷為主的中小型鞋企來說,應對危機的辦法有限,無非是大力開拓新市場和節約成本。

“撐到第四天”

“只要能撐,晉江的企業家一定會想辦法撐下去。”中共泉州市委常委、晉江市委書記楊益民接受中國青年報記者專訪時說。

得益于30年前改革開放打開國門,200多萬晉江籍僑胞、港澳臺同胞匯回家鄉的外匯,和本地的“閑地、閑房”結合,催生了一批聯戶集資入股、“前店后廠”式的家庭作坊。如今全市一萬多家企業中的大多數,均脫胎于這樣的家庭作坊,其中很多已傳至第二代。以陳埭鎮為例,該鎮95%左右的企業均為本地人開辦,土地用的是自家的宅基地,廠房和機器設備也是自家購置。這些草根企業之間,有著錯綜復雜的股權和借貸關系。

“這就決定了一旦企業倒下,就在當地喪失了聲譽和信用,很難再爬起來。再一個,這些企業是家族人畢生心血所系,關閉在情感上也過不去。”楊益民說。

這與東莞、青島等地外向型經濟的形態有極大差別。這些地方多集中土地,修建廠房,外來投資者拎著錢袋子來就可以開工廠,有的甚至機器設備都是租賃而來。一旦陷入困境,外來投資者即可拎包走人。在楊益民看來,正是高昂的“倒閉成本”,讓晉江企業家不敢輕言放棄。企業股東多半有自己的生意,這也幫助陷入困境的企業得以融通資金,渡過難關。

去年6月,網上一則“中國鞋都晉江出現倒閉潮”的傳聞掀起軒然大波,甚至驚動中央。商務部等部門派員至晉江調研。調研的結果是,危機之前,晉江每年新開辦企業500家左右,關閉企業大約300家。危機沖擊下,兩個數字恰好顛倒過來,新開辦大約300家,關閉500家左右。晉江總共有企業1.3萬多家,就比例而言,晉江顯然談不上出現企業倒閉潮。

“他們在陳埭并沒有看到企業紛紛倒閉的情況,晉江的經濟表現大大出乎調研人員的意料。”參與過座談的陳埭鎮企業服務中心主任洪志強告訴記者,去年底陳埭雖有少數企業關閉,但多為外地人在陳埭租廠房所開的小工廠和小作坊。

去年,時任福建省委書記的盧展工到晉江調研,有感于此,他寄語晉江企業家:“別人只能撐三天,我能撐到第四天,說不定就柳暗花明又一村了。”楊益民告訴記者,典型的是化纖業,去年前三季度非常困難,外地相當一批化纖企業倒閉,但第四季度行業突然回暖,苦扛下來的晉江化纖企業突然迎來大批訂單,包括自倒閉企業轉移過來的訂單,一個季度就彌補了前三季度的虧損。

前三季度統計數據出爐,“撐到第四天”的效應明顯顯露出來。福建省乃至全國出口仍處于負增長,但晉江出口增長超過10%,預計全年增速為15%。即便與危機前比,增速也只降低了3個百分點。

危中之機

晉江東石鎮被譽為“中國傘都”。東石鎮人引以為傲的說法是,全世界每30個人中,就有一個人打的是東石傘。近300家制傘企業密布在這個面積僅65平方公里的小鎮上。集成傘業有限公司,是其中敢給苛刻的日本人代工的企業。

上午10時,忙碌的廠房里準時響起節奏強勁的兔子舞舞曲。有年輕工人一邊干活,一邊隨著強勁的音樂搖擺。“工人勞動強度大,音樂可以幫助他們舒緩情緒。”集成傘業有限公司董事長黃文集說。

自全球金融危機以來,中國絕大多數制傘企業受到不同程度的沖擊,集成的訂單卻不減反增,不得不在去年年底新增一條生產線。黃文集將之歸功于在日本采購商嚴苛要求下,不斷提升的產品質量。

日本采購商在集成的車間安裝了攝像頭,遠程監督生產流程,甚至要求工人包扎頭發,避免掉落的頭發混入貨品。“這幫助我們完善了質量管理,積累了信譽。當別的廠家生產萎縮時,訂單流向了我們。”他說。今年集成向日本出口塑料雨傘近3500萬把,占日本塑料雨傘市場份額的一半以上。

集成幾年前就將研發、設計費用提升至銷售額的5%,開始自己生產環保的傘面材料,并在臨近的一個鎮上投資建立新的工廠。這家工廠以經營內銷品牌為主。“做內銷品牌肯定更操心,但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里。何況,中國的市場比日本大得多。”黃文集說。

黃文集的擴張趕上了好時候。“去年下半年以來,競爭對手少了很多,工人更好招了,原材料和機器設備也便宜了不少。從這個角度來說,這次危機對我們是件好事。”他說。

全球經濟危機以來,楊益民說得多的卻是“危中之機”。“這是一次產業重新洗牌和整合的過程。對晉江經濟而言,未必是一件壞事。”楊益民說,劣質企業被洗出局,土地、勞動力等資源向優質企業集中,給了這些企業進一步做大做強的良機,也有助于減少無序競爭和同質化競爭。晉江用占福建省0.5%的土地,承載了全省10%的產值,近幾年的發展已開始受制于土地資源緊張的約束。

同樣感受到經濟危機“好處”的還有三力機車的總經理王更生。三力是國內園林機械龍頭企業,但品牌在國際市場的影響力有限,只能算三流企業。一臺大型割草機,日本品牌的可以賣到1.5萬美元,三力才賣6000多美元。即便如此,三力在歐美主流市場所占份額仍然不大。出人意料的是,去年以來,三力大型割草機的訂單開始大幅增長。

“金融危機大幅削弱了歐美家庭的購買力,我們的大型割草機物美價廉,優勢一下凸顯出來了。”王更生說。今年前10個月,三力機車的出口達2700萬美元,同比增長了30%。在澳大利亞,已有兩家園林機械企業因為三力的競爭,被迫退出市場。

“三力目前正準備收購一家法國園林機械企業,這將幫助公司一步跨入國際二流制造企業的行列。我們還打算在年底前增加50%的員工。對我們來說,眼下正是擴張的好機遇。”王更生告訴記者。

半壁江山

2009年4月,晉江舉辦一年一度的工商企業界千人大會。進入會場,企業家們驚訝地發現,以往坐在主席臺上的市領導,這回坐到了臺下,而不少企業家被請到主席臺“上座”。

讓納稅超千萬的企業領導人“享受市領導待遇”,是楊益民的主意,“我希望激發他們繼續創新的激情和信心。”

坐在臺上的82位企業家,其中相當一部分來自國人耳熟能詳的企業:做運動鞋服的安踏、特步、361°、鴻星爾克、德爾惠、貴人鳥;生產“心相印”紙巾的恒安集團;服裝行業有利郎、柒牌、勁霸、七匹狼、九牧王;拉鏈行業龍頭潯興SBS;食品行業的雅客、蠟筆小新、盼盼、親親;摩托車行業則有三力、耐特克……

晉江,小小一個縣級市,卻擁有中國馳名商標86個,中國名牌產品24種、中國出口名牌產品兩種。統計顯示,晉江內銷企業在全國所開連鎖專賣店已達23萬家。其中多者如安踏,全國連鎖店已達6129家。

與東莞、昆山等地接近100%的外貿依存度相比,晉江這一數據僅為55%。也就是說,晉江經濟增長只有55%依賴進出口,不僅低于東南沿海地區,也低于全國平均65%的外貿依存度。

全球金融危機對中國影響漸次加深,楊益民一度非常擔心晉江企業的抗壓能力。但內銷品牌企業的表現讓他放了心。很多企業銷售不降反升,比如安踏、恒安集團和七匹狼,去年凈利同比上升3至6成,仍保持高速增長。

受益于擴大內需的內銷品牌企業,還為本地外向型企業提供了“抱團取暖”的庇護所。道琦制鞋有限公司雖是泉州市百強企業,卻因為完全外銷,訂單數量和價格下滑。“我們開始轉向為特步等內銷品牌企業代工,不僅遏制了下滑,訂單還略有增長。”公司董事長林永燦告訴記者,為內銷品牌代工,利潤率相對更高,成本更低。

晉江早做品牌的運動鞋服企業是安踏。1986年,16歲的丁志忠帶著父親資助的600雙鞋來到了舉目無親的北京,靠勇氣和韌性,將自家工廠生產的鞋擺上了王府井商場的柜臺。北京4年,不僅讓丁志忠掘到“桶金”,更為他開闊了眼界:為什么自家的鞋只能賣幾十元,而同樣質量、貼上品牌的鞋卻能賣到幾百元?

對這個問題的思考引導著丁志忠,1994年將家庭代工廠改名為安踏,1999年以80萬元請到孔令輝代言。中央電視臺黃金廣告時間,孔令輝一句“我選擇,我喜歡”的廣告詞,讓全國人民開始熟悉安踏這個品牌。

當絕大多數出口加工企業滿足于為國際品牌代工,安于掙“容易錢”的時候,安踏開晉江企業品牌營銷先河,獲得巨大成功,引發當地企業爭相跟進,中央電視臺體育頻道大播晉江運動品牌廣告,一時被戲稱為“晉江頻道”。

統計顯示,今年前三季度,全市僅85家品牌企業就實現產值402.93億元,占全部工業產值的38.8%;合計納稅15.75億元,增長20%,占財政總收入的27.6%。“在外向型企業增速放緩的情況下,內銷企業扛起了晉江經濟的半壁江山。”晉江市經濟發展局副局長林永紅說。

在陳埭鎮鞋服人力資源市場,記者發現,一些企業開始大量招聘市場營銷和品牌管理人員。一家企業甚至為“淘寶網”操作員開出高薪。

政企互動

利郎做品牌,被形容為“驚險一躍”。

2002年,在創業14年后,利郎碰到一道坎,幾乎彈盡糧絕。利郎董事長王良星決定孤注一擲,到這一年的北京服裝展會上做一搏。這一天,在北京昆侖飯店100平方米的豪華展位,代言人陳道明走秀轟動全場。“整個服裝界的感覺是,一匹黑馬出現了,加盟商搶著要代理。”利郎副總裁胡誠初回憶說。

在代理商看來“非常有實力”的利郎,彼時實際狀況是,欠債已超3000萬元。放手一搏,展位需耗費近200萬元,簽下代言人陳道明需數百萬元,錢從哪里來?“請陳道明的錢是我到上海借的,還有王良星向朋友借的。”胡誠初說。事實證明,這“驚險一躍”,讓利郎闖出了“商務男裝”的無限空間。

“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閩南人愛唱《愛拼才會贏》,有“下南洋”傳統的晉江人,似乎骨子里就有創新和冒險的基因。在趙蓓教授看來,“晉江模式”之所以表現出超強的活力,很重要的一點,是政府能夠敏銳地發現企業的創新,并加以大力保護和扶持——

改革開放初期,當時的晉江主政者以極大的政治勇氣,擱置下“姓社姓資”之爭,保護聯戶集資的鄉鎮企業萌芽,形成“以市場調節為主,以外向型經濟為主,以股份合作制為主,多種經濟成分共同發展”的晉江模式。晉江與溫州、蘇南、珠三角一道,并稱為四大經濟模式。

上世紀80年代,因飽受假冒偽劣聲名之苦,晉江市于1995年開始實施“質量立市”戰略,督促企業提高質量,誠實守信。

1998年,安踏創品牌成功,晉江市及時提出“品牌立市”戰略,推出激勵政策,創中國馳名商標者,獎勵100萬元;對創國家出口免檢產品、福建省名牌產品的企業給予不同檔次獎勵。至今,晉江已累計兌現獎勵1億多元。

同年,恒安集團在香港上市,開內地民營企業登陸香港聯交所先例,晉江市即于2001年成立“上市辦”,鼓勵并扶持夠條件的企業上市。企業成功上市可獲財政獎勵金330萬元。為幫助企業上市,晉江市政府還特聘經濟學家和國家發改委官員,專設企業上市專家顧問組,甚至請來深交所駐福建首席代表掛職市長助理,用心良苦。

上市,不僅可打通直接融資的渠道,而且逼迫著企業改善公司治理。目前,晉江已有上市公司19家,并有60家企業正在籌備上市。整個過程,楊益民將政府的角色定位為“引導者”和“服務者”。

趙蓓認為,從“質量立市”到“品牌立市”,再到“資本晉江”,一系列戰略的推出,極大拓展了“晉江模式”的外延和內涵,顯示出晉江良好的政企互動關系,以及幾代領導班子超強的前瞻性。“對于民間的各種有益嘗試,政府起到了引領、推動的作用,而不是阻礙其創新。”

“經濟危機形勢越是嚴峻,越能體現晉江市長期經濟戰略的前瞻效應。”楊益民說,“這輪全球金融危機,是對‘晉江模式’的一次檢驗。”截至目前,這張“成績單”看起來相當不錯。統計顯示,晉江今年GDP增長有望達到11%,財稅增長預計超過13%。
治宫颈糜烂的药物治疗
静脉曲张怎么办
咽喉疼痛用什么办法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