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

中國企業海外頻遭暗算 出口壞賬率10倍發達國家_鞋業資訊_行業新聞

2019-03-06 18:25:24 | 来源: 旅游

中國企業海外頻遭暗算 出口壞賬率10倍發達國家_鞋業資訊_行業新聞 近年來,全球性金融危機、債務危機以及社會沖突、恐怖事件、貿易摩擦等頻繁發生,中國企業的海外壞賬率一直居高不下。所以,和人們購買意外險、大病險種的目的相似,國內企業在和老外們做生意的時候,也要防止各類風險的發生。
12月8日,中國惟一一家政策性出口信用保險機構—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下稱“中信保”)發布了《國家風險分析報告(2005)》(下稱《報告》)。這個《報告》的公布,猶如打開了封閉已久的企業信用風險“盒子”:作為全球第三大貿易體的中國,正面臨日益嚴峻的國際貿易風險,出口壞賬率10倍于發達國家。 近年來,全球性金融危機、債務危機以及社會沖突、恐怖事件、貿易摩擦等頻繁發生,中國企業的海外壞賬率一直居高不下。 中國企業海外遇“老賴” 按照2004年5933.6億美元出口額推算,中國因出口產生的海外壞賬高達300億美元。而在另一項對中國1000家外貿企業的調查中,68%的企業曾因貿易對方信用缺失而利益受損,超過半數企業遭遇過“應收賬款延遲收付”。 時間再往回倒退幾個月,當地時間3月12日晚,俄羅斯莫斯科市數名稅務警察到薩達沃特·別杰察·列那克市場庫房,向市場辦公室出具了一張搜查令后進入庫房拉貨,至該市場溫州商人向溫州鞋革行業協會求助時,當地稅務警察還在不斷拉貨。隨后,當地稅務警察拉走了100多個集裝箱,這就是當時引起轟動的“俄羅斯扣鞋事件”。據事后統計,此次扣鞋事件涉及人民幣8000多萬元,涉及溫州20多家制鞋企業。 當時,一家損失慘重的溫州鞋商說,“只知道人要買保險,但不知道怎么給企業買。” 這句話的背后是27家溫州企業沒有一家購買出口信用保險。 另一起事件是中化遼寧進出口公司在2000年底與古巴化工進出口公司簽訂了10萬噸尿素的出口合同,總合同金額為1944萬美元。中化遼寧于2000年12月19日至2001年3月22日期間,按照合同的約定分7船出運了9.6萬噸尿素,貨值1874萬美元。古巴對中化遼寧裝運的尿素的質量、數量、包裝等各方面的履約都很滿意,并全部投入使用。但是2001年,受種種因素影響,古巴的對外支付面臨嚴重的困難。至此合同的終付款期2002年3月,中化遼寧實際收匯1624萬美元,古巴方面逾期未付的款項為250萬美元。 這只是中國企業海外遭遇的一個縮影。事實上,近幾年來,隨著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和經濟的快速增長,大批企業開始進入海外市場。“即使入鄉隨俗也免不了遭遇麻煩。”業內人士稱,很多中國的大型企業也遇到了海外的“老賴”,一些中小企業的遭遇就可想而知了。 事實上,凡是購買出口信用保險的企業,如果遇到買方違約或者進口國政府的某種不公平待遇,都可以在承保范圍內減少損失。 有專家戲言,承擔這“減少損失”的中信保更像是一個“國家保姆”,因為他要面對的是如何有效減少中國企業在海外遇到的風險。但尷尬的是,很多中國企業并不知道它的存在。 《中國經濟周刊》獲悉,目前,國內95%的出口均沒有出口信用保險支持,不少企業在國際貿易中遇到不可抗因素,導致企業損失頻頻。 企業為何不投保? 既然出口信用保險對企業的幫助非常大,又是什么原因讓國內的出口企業“遠離”出口信用保險呢? “國內出口企業出口商品投保率低,和國內出口企業防范風險意識差有關。”中國出口保險公司總經理助理周紀安告訴《中國經濟周刊》。 而在前不久召開的“第二屆中長期出口信用保險論壇”上,專家們一致認為,目前國內出口企業出口商品投保率不到6%,遠遠低于國外12%至15%的投保水平。 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承保部負責人王文全先生介紹說,原來由中國人民保險公司和進出口銀行兩家機構同時經營出口信用保險,但在整體業務中占有的比重較小,同時兩者機構重疊,職能交叉,導致效率低下,同時投保費率過高,法律保障體制又不健全,這些都制約了我國出口信用保險的發展。 而企業的負責人則認為,操作規范等是他們不愿購買的原因。 在北京從事物流生意的劉建軍告訴《中國經濟周刊》,“保費高、保險操作欠規范是我們不愿意投保的主要原因。” 雖然目前對不同國家和地區的出口信用險保費不同,但在企業印象里是5%以上,這已經超過了其承受能力。另外,很多出口企業并不知道哪些國家和地區能投保,保險機構缺乏對風險進行動態跟蹤發布,使出口企業感覺“操作不嚴密,心里不踏實,甚至擔心保險機構還有雁過拔毛的想法”。 對此,中央財經大學保險系主任郝演蘇也認為,很多企業對出口信用保險的認識還集中在對保費的片面理解上,很多企業認為參保會使企業的經營成本增加,但實際涉險后,可以減少企業90%的損失,而且可以新增約80%的現金流。主要是國內的出口信用保險這一概念沒有得到充分的重視。 “出口信用保險,在我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總經理唐若昕表示,保險機構仍要加強對企業有針對性的宣傳,推動相關業務的開展,達到“一舉多贏”。 王文全也樂觀的表示,如今世界各國貿易依存度越來越高,出口企業面臨的風險變數不斷增多,國內出口企業防范風險意識較差的現象將會逐步得到改觀,這跟出口企業對保障出口收匯安全的需求愈發迫切相關。 中國企業要正視潛在風險 面對這一局面,中信保開始發力。 中信保此次推出的《報告》對60多個與我國對外經貿交往密切的國家做了風險分析和評級,向投資者提供國家風險分析。商務部部長助理陳健在會上表示,國家風險已經成為我國對外貿易和經濟合作必須考慮的因素,中國企業要正視日趨緊張的潛在風險。 何謂國家風險?在唐若昕看來,就是在國際經濟活動中發生了、在一定程度上由國家政府控制的事件或社會事件引起的給國外債權人(出口商、銀行或投資者)造成損失的可能性。 “這個報告對我們到底有什么用?”企業主劉建軍發出了這樣的疑問。 中國信保分析師瞿棟告訴《中國經濟周刊》,《報告》是根據不同國家、地區政治、經濟、金融、社會狀況,通過借鑒國際經驗,從中國視角對國家風險進行分類,從而建立起國家風險參考評級機制和中國企業的國家風險“晴雨表”。 例如,通過對全球189個國家、地區的基本信息、政治、經濟、投資以及與中國雙邊經貿關系的分析,為中國企業制定出一份風險分析地圖,并將國家風險劃分為9級,分別用數字1—9表示,風險水平隨著數字的增大而增高。 瞿棟告訴記者,中國主要貿易伙伴美國、日本、新加坡、德國等國家在風險評估中屬于2級,韓國為4級,一些亞非國家的地區屬于高風險地區,在風險等級中排在第8位。 中信保總經理唐若昕認為,風險高的地區投資風險高,但根據自身企業的產品,可能在對外貿易中能盈利,相對風險低的歐美國家,由于市場都比較成熟,所帶來的回報不一定很高。 瞿棟解釋說,此次《報告》的發布,目的絕不在于限制或是減少對某個國家、地區的出口、投資或開展工程承包業務,而是表明一個國家、地區主要風險因素、成因、所處的水平及發展趨勢,從而為科學決策提供參考依據,為企業提供預警。 國家支持的背后 事實上,國家出口信用保險問題早已引起高層的關注。 商務部部長薄熙來曾在多個場合表示,中國鼓勵企業開拓新興市場,商務部也正在采取一系列措施實施出口市場多元化戰略,使中國產品在世界市場的分布更加均衡,從而有效避免局部過度集中導致的貿易風險。 一些專家認為,企業對于風險較大的新興國家一直存有“畏難”情緒,下一步國家應加大在出口信用保險上的工作力度,鼓勵更多的企業尤其是開拓新興市場的企業購買出口信用保險,為企業創造安全穩定的國際貿易環境。 加入世貿組織后,國家對企業任何形式的直接出口補貼都在禁止之列。而國家支持的出口信用是符合國際規則的,同時也一直是各國促進出口的有效手段,并成為中國替代原有支持出口政策的主要手段之一。 中國企業由于遭遇國外的技術壁壘限制導致出口受阻而造成的損失金額每年都高達數百億美元。周紀安指出,這些損失并不是不可避免的,出口企業應該增強自我保護能力,通過各種信用保險手段降低貿易中可能遭遇的商業風險和政治風險。广誉远牛黄清心丸功效
轻度骨质疏松症状
首荟通便胶囊效果好吗

猜你喜欢